lacie1087

二。三代绿红/欧洲历史。圈子太冷冻住了出不来。

【kylewally】白罂粟

沃利又死了我就很生气,所以就写了一篇葬礼。

就是那种我死去了而你忘了我,你从我的坟墓边匆匆一瞥然后走过的感觉。

正文

沃利·韦斯特死去了,他是战死的

他跑得那样的快甚至逆转了时空,他跑得那样快甚至超过了心脏的负荷。

他死在他的挚友怀中。他的红发被汗水黏住而失去了以往的鲜明。灰尘和血污掩盖了那张原本白净的脸。破损的制服露出结痂的伤口,修长的手无力地垂下。他那往日跃动着光彩的眸子半闭着,像是一潭长满绿藻的毫无生气的死水。

他死不瞑目。

他下葬的时候西装革履,平日乱糟糟的头发被梳得整齐。擦去血迹的脸干净而又英俊。有人抚过他的眼,将那抹绿封于过去。浓密的睫毛在下眼脸打下一小片阴影,显得周围的皮肤更加苍白。他的双手交握于下腹,骨节分明的中指上的闪电戒指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阳光停留在青年的尸体上,直到厚重的棺木将光的希望隔绝。

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男士们穿着黑色的西装,女士们穿着黑色的礼服裙和平跟鞋。巴里沉默地站在墓碑的最前,阳光抚过他那金色的发璇,将沉郁的蓝色的眸和哭得红肿的眼眶置于阴影之中。他紧咬着嘴唇,泪水不堪重负地从下睫毛流落,蜿蜒地爬上布满泪痕的脸。哈尔伸手揽过金发男人并不算宽厚的肩膀,安抚性地揉了揉那柔软的发。

泰坦们沉默地排成了一排,逆光的脸带着看不清的神情。迪克用发胶将向后梳着的头发固定得整整齐齐,皱起的眉心和下垂的眼帘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和疲惫。

“这不可能。”星球日报的小记者说道,惊讶地打翻了桌上的咖啡杯,“在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我知道。”布鲁斯用蝙蝠侠沉稳而有力的声音说道,伸手抚上对面男人塑料制的黑色眼镜框。

下午阴云覆盖了阳光,初秋的微风拂过耳畔吹起杂乱的发。凯尔穿着一件黑色的帽衫,左手抱着一袋面包,右手是从花店买来的白色罂粟。罂粟花洁白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飘荡着,细小的花蕊隐匿在纯白之中。是很少见的花呢,凯尔初次看见时这样想。于是他的脑海中泛起了一束洁白微卷的花朵插在老旧公寓的陶瓷花瓶中的场景。直到他的脚触碰到新鲜柔软的泥土,他才回过神来。崭新的墓碑立在他的眼前,“here lies the flash”的长的斜体字镌刻于墓碑之上,烫金的字体在几缕阴云间透过的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细微的光。

“我要去参加一场葬礼。”记忆里的哈尔这样说。

“不是巴里……是另一位闪电侠,”哈尔显然对葬礼的主角感到陌生,“他……战死了。”

“那请为我带去最诚挚的歉意。”凯尔随口说道。

细长闪光的字体再次将他唤回现实,白婴粟在微沉的蓝天下散发出沉静的气息,绿灯戒在右手的中指上隐约地闪着光。他把旧报纸包装的花朵放在墓碑之前——仅仅是为了凭吊素不相识的灵魂,转身走出了墓园。

身后的罂粟花被风吹起,卷曲的花瓣散落一地。


有谁知道injustice2手游安卓版怎么下载吗?应用商店里的是假应用打不开(๑òᆺó๑)跪求

买kiko口红,
搜了很多家也没有搜到417色号,
也就是我种草的那款勃艮第红。
你们对勃艮第有什么意见吗(微笑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9 万圣节(上)

拖了很久很久的(伪)万圣节贺文,而且还没有码完。

我觉得以我的话唠程度和码字速度大概更完就要到圣诞节了。

万圣节如期而至。

校园的布置和去年几乎一样,格兰芬多的塔楼里却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南瓜灯。这个南瓜是罗伊和凯尔从场地后面的南瓜地里搬过来的——当然是在库瑞教授的准许下。虽然比起待在陆地上教授更愿意潜在水里跟鱼说话,但这并没有减弱他对校园内一切生物的关心。在搬起南瓜时凯尔用余光看见库瑞教授正盯着一条蚯蚓,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在他们把南瓜搬进公共休息室后不久加斯闻讯赶来。于是他们给南瓜刻了一个神奇的下垂眼和开裂的嘴。看着他们做出的丑到哭的南瓜灯,凯尔浑身上下的艺术细胞都在叫嚣着抗议。于是他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个废弃的带刺钢圈,套在南瓜上遮住了那双不对称的眼睛。

         鬼知道这东西之前是用来干什么的,凯尔看着面前突然变得诡异而恐怖的南瓜灯,努力压下心中的一股恶寒。闻讯而来的普林斯教授对着这个南瓜灯皱了好一阵的眉,拍了张照后留下一句“还不错”就转身走了。“你说教授会不会把这个南瓜灯留下来当作罪证然后给我们多留作业?”凯尔半开玩笑地说,直觉告诉他教授并不单纯是讨厌这个南瓜灯。“不会的,”罗伊说,撕开了一根糖棒羽毛笔,“这可是在库瑞教授的批准下做的。”

“这个南瓜灯真是太酷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沃利拍着凯尔的肩膀这样评价道,“感谢你的艺术细胞,凯尔。”“谢了,我还是觉得它很诡异。”凯尔反驳,拍掉了沃利的手。

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手在抖吗韦斯特先生?

“你真是个胆小鬼,凯尔。”

“我才不是胆小鬼呢。”

         然后他们一起下楼去吃晚餐,两个人就着这个问题争执了一路。期间罗伊忍无可忍地绕道离开了,临走前对着两个一吵起架就幼稚的像小学生的人说:“我才不要浪费大好的青春年华在这里听你们吵架,我去找唐纳了,你们继续吧。”说完高傲地转了个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说的是唐纳·特洛伊吗?就是新转校到霍格沃兹的那个。听说她在格兰芬多。”沃利兴致勃勃地问道。凯尔停下脚步认真地想了一下,依稀回忆起格兰芬多的塔楼里的确多出了一个黑发的姑娘:“我想是的。”然后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你怎么认识她的?”“难道学校里多了漂亮的姑娘你不会打听一下吗?”沃利说着往嘴里扔了一块蟾蜍薄荷糖。“你才十二岁。”凯尔如是回应。沃利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真是纯情的小男生啊,凯尔。”

“你说什么呢?”于是他们又吵了起来。

         礼堂里热闹的气氛让两个争吵的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争吵。“那是南瓜布丁吗?”沃利指着餐桌上的一盘不明橘黄色块状物说道,“我喜欢南瓜布丁!”接着她一个箭步冲向餐桌,迅速地坐在了一个空椅子上,顺便成功赶走了边上椅子上的一年级学生:“这儿已经有人了。”于是凯尔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坐在了椅子上:“欺负学弟可不好啊。”沃利咽下了嘴里的南瓜布丁:“想想吧,去年我们根本没有学弟可以欺负。”

被猫占领的黑板的一角

心情真的很烂
最近不要惹我

透明文手小秘密

这就是咸鱼的我啊
谢谢fans列表里22个小天使的不离不弃

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是我本人没错了……基本是条咸鱼了……


一秋之鼠: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我发现我一加tag就会被屏蔽
真的不想说什么了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8 选拔赛(下)

这篇他俩超级苏!!ooc预警。

凯尔迟疑地看了看沃利身侧老旧的横扫七星,又看了看自己手里崭新的横扫十一星。在理智上他认同沃利的观点,但感情上却不予赞成。在他冷落了我这么久之后,难道我还要欣然接受他随便提出的建议吗?凯尔有些别扭地想到。再说了,看看这质地光滑纹理温和的木柄,几乎没有丝毫分岔的、短而硬的扫帚尾部,还有那舒适的、皮革般质感的隐形座椅。相比之下,有着开裂脱落木柄和掉色桔梗的横扫七星显得黯然失色。

然后他感觉自己紧握着的手被掰开了,轻柔的触感从火龙皮手套的一端传来。沃利从凯尔手中接过横扫十一星,然后强硬地把横扫七星塞进了凯尔的手里。开裂的木柄隔着厚厚的手套消除了凹凸不平的不适感,反而带来一种异样的熟悉。沃利丢下一句:“比赛加油。”就转身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凯尔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被风吹起的黑色校袍的一角,和在枯黄的落叶中飞舞着的耀眼的红发。于是他静静地看着,直到对面的身影融于漫天秋色之中。

是选拔啊,笨蛋。

而后他转过身,握紧手中的横扫七星,深吸一口气走出了更衣室。天气对于魁地奇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一向多雨的英格兰也难得地从厚重的乌云中散出几缕阳光。凯尔站在场地边等待着,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手指却紧紧地扣住破旧的扫帚柄。球场周围是稀稀散散的人群,大多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凯尔轻而易举地在人群中找到了那抹耀眼的红——沃利正坐在高处的坐席上,手里拿着一袋疑似薯片的东西。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又拿了一包吃的,凯尔漫无边际地想,依稀听见魁地奇队队长在叫他的名字。于是他有些僵硬地跨上扫帚,双手颤抖着握住身前的木柄,猛一蹬地冲上了云霄。十月微冷的风迎面吹来,拂过侧脸打乱了耳侧乌黑的发。他感觉自己轻盈的就像秋日里的一片枯叶,随着风飘向远方。那枯黄中唯一一抹绿色是他好看的眸子,因风的刺痛而微微眯起。凯尔垂下眸俯视着球场上已经化作一个个小黑点的人,感觉自己僵硬的双腿逐渐恢复了知觉。他的手不自觉地放松了,于是他悠然自得地在空中晃荡了两圈,才慢慢悠悠地着陆。

凯尔从扫帚上下来了以后队长冲过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他能看见队长眼睛里狂喜的光芒。“恭喜!”对面连声音都激动得变了调,“你通过了选拔!”然后他请了清嗓子,继续用一种诡异的声音说道:“不过比起捕球手你更适合找球手。”“可是……”凯尔说,怀疑自己听错了。“没有什么可是。”对面的队长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下周一训练加油。”说完就去面试下一个学生了。

凯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冲着看台走去。他慢慢悠悠地爬上了看台,不出意料地看见沃利舔着自己的手指,身侧是一个空了的垃圾袋。

“鱿鱼卷……是什么?”凯尔看着袋子上诡异的标签,嘴角抽搐着问道。“一种零食。”沃利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碧绿的眸子中是猫吃了鱼一样的满足,“真可惜你尝不到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种零食。”凯尔无奈地说道,在沃利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你飞的不错,”沃利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块巧克力,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应该是过了吧?” “嗯。”凯尔简单地应了一声,“是捕球手。”“那么为了庆祝你顺利通过选拔,我们可以再来一包鱿鱼卷。”沃利说着,不知从哪里拽出了一包崭新的鱿鱼卷。

“还是给我吧,”凯尔顺势抢过了鱿鱼卷,“放在你手里过会就没了。”

操场的另一侧,杰森抬头望着天空中翱翔的扫帚,睁大的眼中满是羡艳。“我会成为一个优秀的魁地奇队员吗?”他转头问道。

“会的。”迪克温柔地回答,“再过一年你也能在球场上自由地飞翔。而我会站在看台之上,为你鼓掌喝彩。”

他从未想到,他未能等到一年后的那一天。


数学课就是用来画女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