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ie1087

请看置顶。圈名lacie,也可以叫我蕾伊西。

关于HPAU的文

这篇文章包含了kylewally ,jaydick ,kontim ,damijon ,superbat ,halbarry ,wondersteve ,roydonna ,箭雀。我自己看着我都头疼。
其实我最开始的构思是包括了很多DC漫画宇宙里的东西的,包括少年泰坦,正义联盟甚至绿灯军团。但现在我开始思考这些东西是否过于的不“HPAU”。
诚然,HPAU是要有原著的特色的,除了性格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羁绊和关系。比如可能让布鲁斯当斯莱特林的院长,而迪克是他的养子,同一学院一年级新生。斯莱特林很适合蝙蝠家的作风和性格(尤其是老蝙蝠)。但是我这篇文章已经完全脱离了这种特色的保留。就拿我构想的绿灯军团来说,毫无疑问他们是使用绿灯戒的。但这并不是霍格沃茨学习的魔法——它不依附魔杖,甚至不是简单的无杖魔法。而是外界的(外星的),以戒指为媒介,依靠意志力的魔法。这个设定是很忠于原著的,但它一点也不hpau,尽管哈尔曾在霍格沃茨学习过,甚至在某些科目颇为擅长(为了避免剧透什么科目就不点出了),但在毕业后哈尔显然没有从事相关的职业——事实上我不得不说,除了锻炼了他的性格以及认识了一些特定的人之外,他在霍格沃茨的学习几乎毫无用处——并且某种意义上造成隐患(同样为了避免剧透不点出是什么隐患)。这一点也不HP。
并且我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他们谈恋爱了。我曾经多次在评论里回复说主线就是谈恋爱,但平平淡淡谈恋爱多没意思。所以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除了谈恋爱以外这篇文章还有一个主线就是搞事情。最后大家都是he啦,中间也几乎不会有刀子。但是主线其实也很复杂,毕竟漫画里他们有着超英和普通人的双重身份,而这里更多了魔法世界和麻瓜的区分。其实设定上并没有过多的问题,但是真按照这么写下去,我强烈怀疑中间会有一部分(在故事的时间轴内大概一年的时间)都会在校外进行。但这真的算得上HPAU吗?
我觉得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也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目前主要要削的是少年泰坦,由一个正经的组织变成学习互助小组(?),一章也就一句话的那种。如果实在写不了甚至可能会削正义联盟,当然啦目的是能顺顺利利地把文写下去撒超蝙绿红的糖。
然后目前文章的进度大概是下章或者下下章进主线。
我觉得今天剧透多得不能再多了,那么你们的意见是什么呢?
打上了最主要的两个cp的tag,还有文章的tag。

是之前那张小马哥的上色。
上色废暴风哭泣。

重新画了一下
p1衣服脱到一半的小马哥
p2脸红的漂亮600
厚脸皮地打上马赛的tag,就当赛门看见马哥换衣服然后脸红了(什么)。
记一次文手试图转型画手的失败经历。
那么,七夕快乐?

[马赛]阳光穿过彩窗落在你的睫羽上(双向暗恋一发完)

和平线结局,全员存活。诺丝和马库斯没有交往过。
马赛真好,双向暗恋真好,
小甜饼万岁!

利落的发型,健康均匀的肤色,再向下是高挺的鼻梁,异色的双瞳中总是带着挥之不去的迷茫。马库斯眼中的迷茫什么时候才能消散呢,赛门想着,睁大眼睛光明正大地趁着对方批阅文件的时候偷看。
马库斯似乎感到灼热的视线盯着他的脸颊,于是他回过头,看见赛门侧过脸,眼帘下垂,那双宝石般的蓝眸若隐若现地被笼罩在眼部皮肤和睫毛之下。他的脸颊带着可疑的红晕,在白皙的皮肤上更为明艳。阳光打在他浅金色的发旋上,蓬松而又柔软,让马库斯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揉一揉。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忍住上前把人圈在怀里的冲动,而后小心翼翼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赛门”。
完了完了偷看被发现了怎么办啊马库斯会不会不理我了要把我逐出耶利哥啊。此时的赛门简直想转身就跑,而他的确也这样做了。
“马库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他想要掩盖慌张,却止不住尾音的轻颤。而后赛门转身离开,步伐的速度简直是像下一秒就要跑起来。
似乎吓到他了……马库斯皱起眉头,回想起刚刚对方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的神情,居然有点可爱。
但若是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心思,怕是连一起坐在桌前处理文件的时刻都不复存在了吧。
马库斯苦笑着走出了办公室,直接忽视了路过的乔许和诺丝,转身去了画室。那些纷繁复杂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而他需要画一些什么,什么都好。
“马库斯怎么了?”乔许说。
“你没看到之前赛门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了吗。”诺丝冷漠地说。
“马库斯或许是全耶利哥唯一一个不知道赛门喜欢他的人了。”乔许感叹。
“而赛门或许也是全耶利哥唯一一个不知道马库斯喜欢他的人了。”诺丝精确地总结道,“真是看不下去了。”
说罢她转身离开,留给乔许一个差点甩到脸上的马尾和潇洒的背影。“你要去哪里?”乔许问,即使在大声喊的时候也保持着文质彬彬的温和,机型的特质在这里体现了出来——亦或我们称之为性格。
背影顿了一顿:“去找马库斯谈谈,让他赶快结束这该死的双向暗恋。”
穿着冷硬风高领衫和不规则裙子的仿生人毫不留情地踹开了画室的门,看见一个人从背对着门的画架前猛地站起来。耶利哥的领袖显得吃惊,慌张而又不满,并且似乎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哦我的RA9,诺丝想,他的脸上甚至还沾着颜料。
“我以为我明确地说过,不要闯入我的画室。”马库斯说着,语气就像平常演讲和与人类政府谈判的时候一样。但诺丝实在是过于熟悉他了,而她知道这里一定有什么不对劲。“我想跟你谈谈,”她抱起手臂说,看到对方眉心的皱褶被抚平了一些,“关于赛门。”
于是她看到刚刚抚平的皱褶又多了起来,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马库斯深深地皱起了他的眉。而诺丝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对方在隐瞒着什么了,鉴于马库斯正在疯狂的眨眼,这对拥有着异色瞳的人无疑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动作。
于是她三步并做两步跨过地上散乱的画布和颜料罐,趁着马库斯来得及阻挡之前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那副未完成的画作前。
漂亮的阳光从落地窗前射入,洒在金色的,柔软的短发上,湛蓝的眸藏在睫羽之下,未上色的嘴依稀可以预见温暖的笑意。
“赛门。”诺丝肯定地说。而马库斯站在一旁咬着唇,似乎是不确定应该极力否认还是就此承认暗恋的事实。而最终他只是叹了口气,拉开画架旁的椅子坐了上去。
“你喜欢他。”诺丝几乎是冷漠地说出了这个肯定句。而听到这句话的人双眸中惊讶一闪而过,随即是肯定的回答:“没错,我喜欢他。”
“而赛门也喜欢你。”诺丝说。那双眸中的惊讶愈演愈烈,而后话语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从薄唇中吐出:“这……怎么可能”
赛门是光。他从不喧哗,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但那温柔的微笑和安慰的话语鼓舞了不知多少的仿生人。马库斯贪婪地汲取着阳光,妄图把这份温暖据为己有,却又被理智克制着,隐瞒得小心翼翼。
“为什么不可能呢?”诺丝反问,看着眼前一脸震惊的仿生人领袖,“你不知道他看你的眼神——那些藏都藏不住的仰慕和爱意。”
“去跟他表白,”她说,把对方从画室的椅子上拉起来,力道之大捏得马库斯肩膀生疼,“带上一大束玫瑰,打扮得整洁点。”说罢她把还有些怔愣的马库斯推向画室的门口,“真不明白你那充满艺术与美学的大脑为什么耗了这么久都没想到这些东西。”
马库斯斟酌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衣柜里的那一排排西装。他选择了一套休闲服——白色的宽松帽衫和牛仔裤,还有一双马丁靴。然后他抱着一大束玫瑰,深吸一口气,敲了敲赛门的房门。
门开了,赛门穿着衬衫和米黄色休闲裤,正站在门边看着他。天花板复古的灯打下温柔的黄光,浅棕的木桌和布艺沙发,和赛门很是相衬。一切都是马库斯设计的,现在想来,这是否也是赛门对他的爱的纵容呢。
“马库斯……?”赛门歪头问到,眼神瞟向他怀里的玫瑰。他带着玫瑰来干什么呢?不会是要问我怎么向一个姑娘表白吧。赛门想着,莫名地感到有些失落。
“赛门,”他听见对方温柔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于是他抬起头,急促的呼吸带上了紧张的意味。
“我喜欢你。”马库斯说。赛门愣住了,他茫然地看着对方,那双猫一样的异色瞳中有无尽的温柔和一点点的担忧。而随着他沉默的时间的变长,担忧一点一点地变多,几乎笼罩了双眸。赛门不愿看到这样的马库斯,他应该是沉稳而又深思熟虑的,对待每一个人都有着足够的耐心,而从不失领导的魄力。赛门亦不愿再隐瞒自己的心思,他曾无数次幻想着这一天的到来,而又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一天永不会来到。如今,他不愿再去躲藏了。
“我……我也喜欢你,马库斯。”他有些结巴地回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看到担忧被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喜悦。
“那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马库斯笑着说,把害羞的恋人拉进怀里,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

[马赛]马库斯做了一个梦(一发完)

是糖!!!
短打
安慰一下自己被游戏和同人虐的死去活来的心灵

马库斯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谬论,充斥着破坏、枪械与血——红色的、蓝色的,从尚且逝去不久的尸体汩汩流出。最终一切都被底特律鹅毛似的大雪覆盖,只剩一片泥泞的污浊。
暴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记不清了。或许从破坏商店的时刻开始和平女神厄瑞涅的眷顾便已经悄然离去。而他在这条道路上渐行渐远,终究无法再回头。马库斯不过希望在这决战之日雅典娜能站在他的一边。
可或许神从未对他们有过丝毫的怜悯。
同胞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四处飞溅的蓝血像是一把钝刀割在他的心中。最后一枚子弹也已耗尽,心脏疼的让人几乎要失去意识。红色的警告框在眼前弹出,倒计时宣告着这位仿生人领袖即将待机。而这样的待机无疑意味着死亡。
或许这就是成为人类的代价。
马库斯想,伸出手试图够到什么,却只能任由雪花落在他裸露的肌肤上逐渐融化,顺着衣领蜿蜒而下,带走机体所剩无几的热量。然后他看见了赛门,他的衣服沾上了血迹和污迹,连一向灿烂的金发都变得灰扑扑的,但那双蓝眼睛还是像往日般璀璨,温暖而又明亮。“马库斯,”赛门说,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马库斯惊奇地发现赛门依旧在浅浅地微笑,沉静地像他们初见时的样子,“我们的心是相容的。”
马库斯觉得有什么不对——枪声和子弹打进躯体的声音依旧在响着,雪也愈下愈大,而他面前的人半蹲着,那双眸子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不,他想要叫喊出声,却只能发出嘶哑的虚弱的断断续续的词。不,他说,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伸手取出了自己的心脏。
天使为了心爱之人亲手折断了自己的翅膀,那是怎样的痛苦和决绝啊。
“你必须收下它。”马库斯听见赛门说。他看见那双沾满了蓝血的手颤抖着捧着泛着蓝光的核心递到了他的身前,然后他听见了“咔哒”的轻响,那颗跳动的心脏被塞到了他的胸膛里。他能感觉到钛液重新在体内流转,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
赛门缓慢地在他的身旁坐下,背部紧靠着集装箱。他一下又一下缓慢地眨着眼,直到眼皮开合的幅度越来越小,最终那双失了神采的双眸被人造皮肤覆盖。
马库斯提起枪,缓慢而又沉重地走向交火区。
在仿生人革命成功的前夜,领袖失去了他的恋人。
曼菲尔德大宅。
马库斯睁开了眼,绷紧了肌肉,大口地喘着气。他正坐在花园的秋千椅上,一旁高大的古树为椅子遮上一层阴影。花圃里的鸢尾花开的正好,而他的恋人正站在椅子旁,俯下身望着他,那双天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马库斯,你刚刚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话语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拥抱打断了,赛门被圈在对方的怀里,他感到两条充满力量感的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后背和腰身。
“马库斯?”他半张脸埋在对方的怀里闷闷地说,感受到对面的RK200颤抖逐渐平息,而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后颈上。
“我做了一个梦,”马库斯低低地说,嘴唇擦过对方的耳廓,“梦见我失去你了。”
“我就在这里。”赛门轻声说着,回抱住他的恋人,偏过头给了对方一个甜甜的吻。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阳光灿烂得恰到好处。

置顶

感谢您花时间来看这篇置顶。
我是lacie,一个多次试图转型画手失败的半吊子文手。
主混DC/DBH/中世纪英格兰/拿战,偶尔逛一逛第五人格。
第一大cp是DC的三代绿红kylewally,圈子很冷但是我超喜欢这里。
最长连载文HPAU,kylewally主,包含superbat,halbarry,jaydick,wodersteve ,roydonna,kontim,damijon,箭雀。
有的时候会写一些小短篇。
欢迎催更。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不离不弃。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9)万圣节 下

忙到升天,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和我的hpau。
前文请点头像ortag星星真亮我要被闪瞎了。
不定期诈尸,祝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接着他转过头,专心致志地应对西冷牛排和煎鹅肝了。凯尔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拿了一块牛肉胡萝卜馅饼。“晚上去城堡探险吧。”沃利说。凯尔回过头去,看着对方伸出舌头舔过了嘴角的土豆泥。“好啊。”他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迪克·格雷森。“他要陪杰森,根本没有空来理我们。”沃利这样说道,他看着凯尔疑惑的眼神,“噗嗤”笑出了声:“你把自己想的东西都说出来了,凯利。”“不要叫我凯利。”凯尔说,对这个陌生的称呼感到不习惯。而沃利只是再次发出了一阵大笑,成功引起了半个餐桌的侧目后转身埋头于画上蝙蝠的纸杯蛋糕。于是凯尔摆出“这谁啊我不认识他”的表情转身端起了一杯南瓜汁。
         他的思绪又飘回了去年的这个夜晚,赫奇帕奇休息室旁隐形的门,曲曲折折不知道通往哪里的走廊,还有一扇扇写着年号的门。他永远都无法忘记迪克看着最新的那扇门的眼神,那种最初的惊讶和疑惑转而变成恐惧,最终所有的情感都被极力掩饰的淡漠不留痕迹地覆盖。他不得不承认迪克在情感的掩饰上非常的擅长,远远超出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或许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所表现出的年长的沉稳,让人意识到显露出的情感不过是一种伪装。凯尔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目前的迪克尚且有着人的不完美——并且由于杰森的到来显得越来越人性化。但是否几年之后他的外表就会变得完美无瑕,像是一个真正的十几岁的少年人,而内里的殚精竭虑再也不会为任何人发现呢?
凯尔不敢去想。
         沃利终于解决完了他的土豆泥,拿起餐巾随意地抹了抹嘴,把一旁陷入沉思的凯尔拍了起来。两人走上楼梯,开始在城堡里瞎转。他们走过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进去吗?”沃利问。“最后再说吧。”凯尔迟疑了一会这样回答,转头对上对方鲜绿的眸子,“我怕进去就出不来了。”“怕了?”沃利眨眨眼揶揄地问。“才没有。”凯尔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然后他们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从吃晚饭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他望着凯尔,眸子亮晶晶地,漂亮的像光,“现在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我不会再走神了。”他认认真真地看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接着,他拉起了沃利的手,踏上了另一条台阶。
他们绕过变形术的教室,走过魔药课阴暗的地下室,去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漂亮的蓝色绸缎窗帘和白色的大理石雕像是冷调的美,配上厚厚的沙发和占据了两面墙的书架,共同构成理性古朴的殿堂。凯尔惊叹于这精美的装潢:“你知道,虽然格兰芬多也很漂亮,但那更多是一种内涵的厚重,而不像这里气质惊艳。”“我不知道,”沃利抱着手臂站在他的身后说,“真可惜分院帽没把你分到拉文克劳。”
他们甚至走上了城堡最高的塔顶,试图从那里进入去年城堡的密道,但是一无所获。
最终他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赫奇帕奇休息室旁的那堵墙前。随着夜深走廊上游荡的人并没有显著地减少,或许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但那堵墙后的世界是他们的秘密,凯尔不想被人看见。
他的意愿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又差点把这句话念出声了。
最终他还是掏出魔杖对着墙体来了个阿拉霍洞开,窄小的门缓慢地开启,他们身侧仿佛有一堵空气墙,周围的人都对这一诡异的场景视而不见。沃利率先踏入了门内,凯尔也紧跟在他的身后。
他们在身后放了一个银西可——凯尔坚决抗议把金加隆这么贵重的东西随意地扔在地上当路标,而沃利表示青铜纳特是那样的不显眼,以致于这小小的钱币毫无指路的作用。然后他们顺着楼梯向上,来到宽阔的走廊。一切似乎都和之前一样,中世纪石头砌的墙,两侧对称的,多到望不到尽头的门,右手边简约古朴的门连木头的纹路都未曾变化。
但门牌上用烫金的字体写着2018
凯尔望向左侧,看着2004的字样被2005所取代。“我们走吧,”他说,抓住了沃利的胳膊,这诡异的变化让他感到不舒服。“你确定原路能回去吗。”沃利转头问他,凯尔从对方半瞌的眸子意识到沃利答应他仅仅是因为困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凯尔说。
他们几乎毫无悬念地被困在了楼梯里,凯尔只好拉着几乎已经陷入睡眠状态的沃利转身踏上了另一条台阶,顺便收起被他们扔在地上的银西可。在快要走到天台的时候沃利睁开了眼睛。“你总算是醒了。”凯尔如释重负地说,天知道他这一路拖着沃利有多艰难。“嘘”沃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感觉下面的那扇门被打开了。”
凯尔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尽管他什么异样的声音都没听见。
凌晨,韦恩大宅。
戴安娜·普林斯的脸出现在书房的壁炉里,而沙发上的男人正端着一杯咖啡。
“布鲁斯,”,戴安娜率先开了口,“门被打开了。”
男人依旧优雅地喝着咖啡,似乎对这句话毫不惊讶。
“我觉得这一定有你家男孩的参与。”这句话成功让沙发上的男人抬了抬眼皮。
“还有凯尔和沃利,他们每天都粘在一起,就像——”
“——就像哈尔和巴里。”男人放下咖啡杯,接过了话。

再次随笔

黄金火焰,听名字便是耀眼而强大的东西。
当阴沉沉的灰雾散开,秋日的暖阳照耀在重骑兵银灰的盔甲上,而随着烈风在空中呼呼作响的黄金火焰的旗帜,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鲜明的色彩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

随……随笔?

那一瞬间他愣了神,仿佛那个脸上带着少年轻狂神采的威尔士亲王正骑在马上转身回望,亦或是那个年轻而又面色阴翳的国王正站在雕刻着金色天鹅徽记的出征法兰西的船上。但很快他又回过神来,眼神聚焦在不远处微有些泛黄的亚麻布覆盖下,隐约能看见轮廓的先王的尸体。
布料在阴暗的光线下带着死气沉沉的颓败的气息,一如披上丧服的伦敦。

50fo点梗

emmm居然50fo了……想着再不更点什么实在是不好
那就点梗吧!
评论区随机抽三个,最好是一发完,也可以有催更(指定更哪篇文),或者对于长篇的剧情的建议什么的。
截止到25号普灭日晚上八点。
占tag致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