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ie1087

二。三代绿红/欧洲历史。圈子太冷冻住了出不来。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wally又他妈死了,心脏病复发
对不起我爆粗了
想想去年titansV3#4进了神速力结果一个月后V5又出来了
估摸着这次也死不了几个月,最多挺尸到11月dd
但还是想骂人,就这样随随便便把人弄死又复活,这是逗我玩呢
好气哦


一波金属的熟肉
激动到不能自已,向dc爸爸献上我的膝盖!
剧情画风超级棒!销量占领榜首!
重点是出现了鹰女红龙卷结合之前闪电侠V5#22是要出JSA!而且绿灯是哈尔!
我不是你爹我是你大哥(一本正经脸
乱打tag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

重新编辑了一下

本章开始涉及jaydick,所以从这章开始打21的tag。对于罗宾桶的性格不是很熟悉,希望大家多多提建议

凯尔小心翼翼地穿过九号站台与十号站台之间的那堵墙,望向眼前熟悉的深红色列车。他提起箱子上了车,趁早占领了一个空的包厢,隔着玻璃看向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假期哈尔曾经给他寄了一封信,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澳大利亚的海豚是如何的友好,气候是多么的凉爽,并且直截了当地指出让凯尔改掉“哈尔叔”的称谓——“直接叫我哈尔就好了,”他在信里这样说道,“我也就比你大十来岁而已。”除此之外哈尔还对他的黑魔法防御术和变形术成绩予以表扬,并说这两门课非常的重要,如果以后凯尔想要与他共事的话。最后提醒凯尔不用回信,因为猫头鹰很难承受如此长途的飞行。

在凯尔的印象里哈尔很少提及自己的工作。哈尔似乎和魔法部的人很熟,然而除了满世界乱跑以及经常失联以外没有过多的功绩,报纸上也未曾刊登过他的名字。这时凯尔的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一匹骆驼上,一手拿着一块奶酪一手牵着骆驼绳,随着骆驼前进而东摇西晃的情景。右侧是稍稍年长的哈尔,同样因为衣服的原因而显得臃肿异常。哈尔伸长了手臂挥舞着奶酪,兴奋地催促着他:“你的行进速度太慢了……”

停下。凯尔在心里对自己说,额头猛地抵上墙试图驱散这一诡异的场景。正巧这时沃利推开了包厢门,一进来就看见凯尔正拿自己的头撞墙。“没事吧?”他连忙上前扶起凯尔,语气中透露出担忧,凯尔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所以说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沃利在心里默默吐槽,干脆直接松开了手。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凯尔的鼻梁不偏不倚地砸上了墙。他扶着软沙发的扶手坐直了身子,右手不停地揉捏着自己的鼻子。

“沃利·韦斯特!”包厢里传出愤怒的叫喊声。凯尔伸出右手抓住沃利圆领长袖的袖口,却被沃利回握住了手制止了动作。沃利尴尬地哈哈一笑,连忙转移了话题:“你还记得我不在上一封信里说,迪克多了一个弟弟吗?”

凯尔当然记得。当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实在是惊讶不已。要知道,一个十二岁的迪克·格雷森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情景还是十分诡异的。“是领养的。”沃利迎着凯尔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说道,嘴角诡异的弧度似乎是在憋笑,“我大概忘记了在信里些写这一点。”“所以你‘不小心’忘记写了这一点然后害得我苦思冥想了一个月?”凯尔同样抽搐着嘴角问道,一边想着你还能在无聊点吗沃利韦斯特一边禁不住开口问道:“那他现在多大了?”“刚满十一岁,”沃利如实回答道,“现在就在这趟列车上。”接着他从软沙发上一跃而起,兴致勃勃地拉起凯尔:“走吧,我们去看热闹。”然后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凯尔直奔斯莱特林的包厢去了。

迪克从《标准咒语:二级》中抬起头,毫不意外地看见沃利和凯尔披襟斩棘般冲了进来。他身侧比他略矮一点的男孩也抬起了头,清秀的脸上满是好奇。这时凯尔才看清了对方的脸:男孩有一头黑色的短发和一双深绿的眸,尚未长开的五官能看出未来英挺的样子。“这是我的弟弟杰森。”迪克一只手搭在男孩的肩上,这样说道。“你们好。”杰森开口问好,意外地有些羞怯。

在简短的寒暄之后四个人就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通过有一搭无一搭的对话凯尔了解到杰森是在假期被收养的,收养原因是他偷了现监护人的一个汽车轮胎然后被发现了。然后他发现迪克也是被收养的,而他们的养父则是哥谭的布鲁斯韦恩。“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但你们的养父就是那个花花公子?”凯尔如是问道,然后他看见杰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可以这么理解。”迪克简短地回答道,不着痕迹地岔开了话题。

身为一个麻瓜随便收养两个孩子都上了霍格沃茨也算是一种天赋了,凯尔在心里默默吐槽。尽管这解释了迪克看起来像个富二代的原因,但凯尔仍旧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当约翰·贝德福德遇到失地王约翰
当亨利二世遇到亨利五世
亨二:我们去剁了那两个约翰吧
亨五:好呀

10fo感谢
像我这样又懒文笔又烂还迷之短小的人居然有10fo的一天(虽然好多人都是认识互fo的
感谢支持我的小天使们~
现在就滚去码字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6 愚人节

才写完一年级

崩溃

突然爆字数

今天是愚人节。

靠在墙边的一副盔甲不知道被谁施了魔法,每当有人经过的时候都会用阴沉的声音说:“你的领带歪了,愚人节快乐!”凯尔真的不知道愚人节有什么好庆祝的。比起互相嘲笑作乐,他更担心这副盔甲。盔甲说话时面罩上下滑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似乎这堆破铜烂铁下一秒就要散架。

沃利昨天说吃完早饭后在图书馆集合,查阅一些下午飞行课要用的资料。要不是他今天起床后看了一眼日历,说不就直奔图书馆去了。现在看来这无疑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恶作剧,凯尔甚至怀疑下午拉文克劳根本没有飞行课。

然后他又想起来,今天早上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要一起上两节变形术,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图书馆查资料。当他吃完饭匆匆赶到变形术教室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见沃利坐在靠前的位置,书包和墨水放在身侧的空座位上。至少他有给我占座,凯尔这样想着,从桌椅的缝隙间溜了进去,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沃利的书包上。“嘿!”沃利不满地发出抗议,试图从他的屁股底下抽出自己的书包,“我好歹还给你占了座!”“但你害得我差点错过变形术!”凯尔回应道,紧紧地抓住座椅,不为所动。

“韦斯特先生,雷纳先生,容许我提醒你们,现在已经上课了。”低沉声音从头顶传来,两人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向不知何时飘到课桌前的琼兹教授,“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将会为此各失去五十分。”整个教室瞬间变得静默,凯尔觉得自己像是被小行星砸中了,头晕目眩。而沃利则僵持住了,一动也不动,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开个玩笑,愚人节快乐。”说完,教授在同学们震惊的目光下悠然地飘回了讲台。

今天的任务是把老鼠变成茶杯。沃利心不在焉地用魔杖戳着老鼠,灰色的老鼠盲目地乱窜,试图逃离魔杖主人无心的残害。一边的凯尔面前已经摆上了茶杯,但一只带着胡子而且“吱吱”乱叫的茶杯明显没有什么说服力。凯尔用魔杖敲了一下茶杯让它安静下来,然后给茶杯施了一个还原咒,把它变回了原样。

“你说他不会真的给拉文克劳扣了五十分的,对吧?”凯尔挥动魔杖打算再次施展咒语,却被沃利的问句打断。他偏过头看向身侧的红发少年,惊奇地发现那双碧绿的眼中带着一丝丝忧虑。眉头微皱,稚气的脸上显现出隐约的焦急。

没想到平时如此聒噪的人,安静而略微有些示弱时竟能这样的好看。

“不会的,放心吧,”他直视那双眸子,碧绿撞上深绿,“琼兹教授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下课时他的茶杯上的花纹还是有点像老鼠须,凯尔挑剔地端详着自己的茶杯,感觉这诡异的花纹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杯子的完美性。沃利的茶杯往外撇着胡须,但除此之外一切正常。下课后他们一起去吃午餐,沃利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凯尔的左耳飘进又从右耳飘出,但那些音节仍旧让他感受到了快乐。凯尔确信沃利忘记了扣分的事情,尽管在经过摆放学院沙漏的地方时他俩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看——底端红宝石和蓝宝石的数量都没有明显的变化。

天气渐渐变得炎热,五月底他们的南瓜汁开始加冰,各式各样的沙拉逐渐取代了烫嘴的热汤和油腻的猪排。而到了六月初,餐桌上出现了各种口味的冰激凌。

凯尔不得不承认这些冰激凌很好吃,以至于他在变形术的期末考试上把要求变成花瓶的抱枕变成了冰的草莓酱。当他神情恍惚地把装满草莓酱的花瓶交给琼兹教授时,他似乎看到了教授意味深长的目光。

他离开变形术教室后回想起教授的那一瞥,突然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身为赫奇帕奇的院长还这么有城府真是难得啊。

在第二天早上凯尔早早地挤上了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手里攥着从餐桌上顺来的冰激凌。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绝对是沃利害的,凯尔一边舔着冰激淋一边想到。这时沃利风风火火地踏上了列车,大大咧咧地坐在他的对面,手里拿着从餐桌上顺来的糖浆水果馅饼。

凯尔抬起头,刚想说同为吃货就对上了沃利你是智障吗的眼神,于是他迅速改变战略,摆出你才是智障的表情。两人翻着死鱼眼瞪着对方,直到凯尔感到手上流下了冰凉粘稠的液体。他连忙低头舔去融化的冰激淋,对面的沃利“噗嗤”笑出了声。

“你是笨蛋吗?”他伸手从蛋筒上掰下一块脆皮,在凯尔不满的眼神中用脆皮挖下一大块冰淇淋送入口中,含混不清地说道,“冰激淋带上列车会融化的。”“再说了,”他咽下口中的冰激淋,又咬了一大口水果馅饼。“列车上有卖冰激凌的诶。”

凯尔深刻地意识到即使是吃的也堵不住沃利的嘴,于是他机智地觉定不回话,认真地消灭起了快要化成奶昔的冰激凌。沃利见他没有反应,只好丢出一句“算了不跟你吵”,吃起了自己的馅饼,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咀嚼食物的声音。

期间迪克拉着罗伊路过了一次,凯尔敏锐地察觉到他俩身上的牛仔裤和T恤价值不菲,然后他意识到迪克从未提及过自己的出身,只是因为无所不知而理所当然地被当作巫师家庭的孩子。凯尔用手支着下巴,望着对面的座椅扶手,不由自主地发起了呆。

“叩、叩”敲击桌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入眼是扣起的手,和沃利的笑容。不同于平时咧开嘴的大笑,红发少年抿起了嘴,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故作神秘的挑逗。凯尔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隐秘的消息要宣布,但偏偏不愿顺着沃利的心思。凯尔故意装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用平淡的语调说道:“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看书了。”说完做出从行李架上拿书的样子。“诶,你...”沃利瞪大了眼睛,却拿凯尔没有办法。凯尔回过头,看着沃利气鼓鼓的样子,差点笑出了声。

 “今天我的叔叔要来接我。”沃利认真地说道。他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把凯尔吓了一跳,“我的叔叔来自一个纯血的家族,是家里的独子。他原先和我的姑姑有婚约,但经历了很多坎坷,两个人最终分开了。”凯尔饶有兴趣地听着,顺便拉住自己疾驰而去的脑洞。“不过,”沃利继续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憋笑,“他和我姑姑后来成了很好的朋友,两家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因为之前顺口就一直叫他叔叔。你今天可以见见他。”凯尔在心里想着过会要告他几状,尽力忽视沃利诡异的表情。

列车缓缓驶入站台,凯尔拿起对于他来说有些沉重的箱子和漆黑的猫头鹰走上站台,看见不远处沃利正仰着头跟一个金发的男子说话。他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想要一探究竟。紧接着他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震惊冲上脑海。

是拉文克劳的院长巴里·艾伦教授。

他穿着到膝盖的牛仔裤和一件休闲的T恤,正温和地微笑着。此时凯尔才意识到他是多么的年轻——可能也就二十三四岁。艾伦教授友好地伸出手,拍了拍凯尔的肩头:“你的黑魔法防御术非常优秀,最初我们还担心你的成绩会因为斯莱特林的院长教这门课而下降——毕竟你是一个格兰芬多,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毕竟……”他温和一笑止住了话头。“艾伦教授……”凯尔有些木讷地开了口,却不知从何说起,身侧的沃利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毫无形象地大笑了起来。“谢谢你在学校照顾沃利,”教授温柔而又果断地打断了笑声与说话声,他那天蓝色的眸望向凯尔,让人感到温暖,“在校外就不用那么拘谨了,叫我巴里就好,又或者你可以跟着沃利一起叫我巴里叔。”凯尔略微僵硬地点了点头,给沃利递去了一个眼刀,尽管没有什么作用。“如果你假期想来玩的话,可以用猫头鹰给我们寄信。”巴里继续说道,看向那只漆黑的猫头鹰。

于是凯尔再次点了点头,跟沃利道别。直到红发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他才踏上了归家的路程。“别忘了给我写信”的叫喊声萦绕在耳侧,凯尔不禁笑出了声。

真是太可爱了。


七夕本来是应该发糖的,但最近实在是太累,没有精力写文,在这里致歉。
顺便说一下,有一个rebirth设定下泰坦+凯尔一起玩狼人杀的脑洞(可能还会拉少年泰坦来凑数),除了kylewally之外应该有几对bg,五章之内完结,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
啊,坑挖得越来越多了……

11月几张变体封面,重新编辑了一下。
p1p2人比人,啧啧啧。
灯团刊的变体封面和之前六个超能力蝙蝠侠反派的图是吻合的。
还有海王你这大眼睛简直吓人。
最后,timmy,欢迎回家
乱打tag

【kylewally】【abo】对你的omega客气点2
莫名其妙被删了,重发

【kylewally】【hpau】璀璨星夜5 圣诞节

前文请点头像ortag星星真亮我要被闪瞎了

不行我要控制住我的手不能再写大少了否则等二桶出来后这篇文章就要变成21

titans #14 简直气死我了,剧情什么鬼,做个小甜饼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话说关于魔法史飞行课草药课的人选有什么建议吗

迪克·格雷森今天起晚了,上午一直到十点都没有课。然而出于韦恩家严格的家教他还是很快坐了起来,被子从肩头滑落带动床上的信封掉到了地上,天花板钩子上倒掉的罗宾用翅膀裹住自己睡得正香。布鲁斯似乎不太能理解迪克给宠物蝙蝠取一只鸟的名字是出于什么动机,但对于这类事情他一向不太多问。

迪克用小刀划开带有家族火漆印章的信封,取出羊皮纸的回信。信的内容乏善可陈:在城堡里乱跑时注意安全,不要再试图寻找那条走廊,不要给学院扣分以及今年回家过圣诞节。细长的花体字迹让他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一条诡异的走廊,以及一扇简约古朴的木门。那扇门和布鲁斯书房里的暗阁门是那样的相像,连门牌上的数字都一模一样。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寒冷笼罩了他。于是他打了一个喷嚏,自觉地换上冬季的衣服,走到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中,将信纸连同信封一起扔进壁炉之中。火苗贪婪地舔舐着信纸,直到灼烧殆尽。头顶的章鱼在碧绿的水里游动,时不时用触须拍打着挂了榭寄生的天花板。迪克从阴暗潮湿的石门中穿出,转身上了两层楼。

走廊窗外的飞雪如鹅毛,打在窗户上发出细微的声响。他盯着窗外的大雪看了一会,断定十点钟的保护神奇动物课上不了后,决定去厨房给自己拿一点吃的,再回来完成普林斯教授给他们布置的清水咒练习作业。

“打雪仗,认真的?”凯尔努力将自己的脸缩进金红相间的围巾里,快跑两步跟上了沃利的脚步。“当然,”沃利这样说,银蓝色的围巾在他的身后飘动,“你不会以为巫师界没有打雪仗吧。”“或许我无知,但我并不傲慢。”凯尔几乎懒得反驳,只是懒洋洋地抛出了一句话。沃利猛然转过身,凯尔差点撞到他的身上去。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一个瘦长的身影横在了他们中间。

是加斯,凯尔看着眼前人温和的紫色眸子想到,惊奇地发现在这厚厚的大雪中他仍旧赤裸着脚。他身后的带着看热闹表情的罗伊开了口:“认真的,一向文静的凯尔·雷纳居然会跟别人吵架?”“而一向睡觉呼噜声震天的罗伊·哈帕居然开始取笑别人?”凯尔毫不留情地回击,满意地看到罗伊的耳根有些发红。“人多打雪仗就更好玩了,你跟我一组,肉伊。”沃利大声地说着,用胳膊揽住罗伊的脖子,把他拽向了一边。罗伊对这个名字感到有些不满,但也没说什么。而加斯则司空见惯般低下了头去团雪球。

凯尔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所有人都互相认识,除了他。

一个雪球迎面飞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鼻梁上。凯尔揉了揉鼻子,拾起身侧加斯团好的雪球,迅速地扔了回去,正中罗伊的肩头。而这一举措无疑挑起了新的一轮战斗。罗伊团出一个大大的雪球,用瞄准的姿势对着凯尔,在思考一番后又把它扔给了被冷落的加斯。他们打打闹闹直到毛衣领子里沾满了雪,疲惫不堪地躺在雪地上。而凯尔心中的一点不快,也就此烟消云散了。

迪克回来时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赫奇帕奇的休息室边上,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那扇门前了。他用魔杖尖点了点门,小声地说了一句阿拉霍洞开,门没有丝毫地反应。他将耳朵贴在门上,敲了敲门。

是实心的。

他突然有一种预感,门已经不在这里了,而是在六楼……但饥饿感迅速占领了他,布鲁斯的叮嘱也在耳边萦绕。最终他转了个身,下楼回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中了。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下午就到了,大多数学生都熙熙攘攘地冲上列车,沃利站在站台边的雪地上,身侧是为他送行的凯尔。“嘿!”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看见迪克向他们跑来。他身后银色和绿色的条纹围巾拖得那样长,凯尔甚至担心他会绊倒自己。不过最终,完好无损的迪克·格雷森站在了站台上,围巾搭在他的身后。“看来我们要一个圣诞不见了。”他用了然的语气说道,脸上绽放出人畜无害的微笑。接着,出人意料地,他按住沃利的肩膀,用自己的左颊贴上了沃利的左半边脸,然后又让两人的右脸相贴。当迪克站回原位时沃利显得有些僵硬,他挠了挠头发:“你知道我们可以联络的对吧,用……麻瓜的方式。”“放心,”迪克似乎在努力地憋笑,“我的监护人足够开明到让我使用猫头鹰。”说完就转身走向深红的列车,长长的围巾飘荡在风雪之中。

凯尔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一幕。他觉得心里似乎堵了些什么,沉重而又不自在。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攀上他冰凉的脸,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然后他感觉到左颊贴上了一片微凉的面颊,呼吸声打在他的耳边。紧跟着是右颊,毛茸茸的红发擦过他的鼻尖。凯尔一动不动地钉在那里,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沃利若无其事地退后了一步,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贴面礼啦,笨蛋。圣诞快乐。”

说完他转身走进了列车,衣角在拐角处闪过后消失在人流中了。

凯尔的心猛然变轻,几乎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他雀跃地转过身,跑过雪地回到城堡,又在罗伊惊恐的注视下蹦蹦跳跳地走回了休息室。